自媒体导航 > 香港凤凰周刊文章 > 香港凤凰周刊视频

微国度:欧洲的小国寡民

2017-04-05 17:06:00 来源&编辑:香港凤凰周刊

微国度:欧洲的小国寡民

长城保护30年

为遗产保护掀开崭新一页

欧洲微国度

不一样的文明史

| 本期封面 |

微国度:欧洲的小国寡民

| 卷首语 |

逢周末时,我曾一度喜欢驱车前往北京郊区的黄花城水长城散心。当车开出北京城,行驶在蜿蜒的山路上,心情会随着车窗外的景色而惬意起来。水长城有一段是野长城,而居住在山脚下的村民,不知何时做起了这段长城的生意,各具特色的农家院红红火火,给久居城市的人们提供了一个休闲的好去处。

1987年,长城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我国第一批世界遗产。从那时起,围绕长城的话题就开始热闹了起来。“不到长城非好汉”,是人们登临长城抒发情怀的名句,长城则成了中国人的骄傲,随之而来的便是大规模的旅游开发。现在,人们已经习惯了节假日长城上那攒动的人群。而与此同时,那些长城亟需保护的话题也渐渐进入公众的视野。

这些年,有关长城被破坏的新闻屡见不鲜。我还记得小时候在老家山东济南看到的齐长城遗址,而最近得到的消息却是,一段迄今已有2600多年历史的齐长城,被新建的“假古董”所取代。另外,我还注意到山西广武长城具有标志性的“月亮门”坍塌的新闻。去山西时,我曾被这座历经岁月剥蚀的建筑遗址所震撼,而现在,因为当地屡禁不绝的私挖乱采,对长城和生态环境已经造成了毁灭性的破坏。迄今为止,总长2万公里的历代长城已经有30%完全消失,保存下遗址的占30%,保存完好的仅剩下10%。

长城成为世界遗产,至今整整30年了。于长城来说,这30年只是其漫漫历史的一个瞬间,而对于我国的世界遗产保护来说,这30年,却是一段从无到有,筚路蓝缕的历程。从中国地理学家侯仁之联合罗哲文等人,为我国加入《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鼓与呼开始,人们对于遗产保护的理念就发生了重大变化。到中国有了第一批世界遗产,人们对遗产的认识掀开了崭新的一页。如今,我国的世界遗产已经增加至50处,长城作为其中最具世界知名度的文化遗产,见证了这30年来中国世界遗产的发展,其本身也成为世界遗产保护的标本。但是,我们看到长城的保护依然任重道远。

长城保护具有世界性的意义和价值。这也是为什么有关长城的一举一动不只引起国人的关注,同时也吸引着外国人的目光。本期“聚焦”栏目推出“长城保护30年”特别专题,与读者一起探讨和回顾这30年间长城的变化,以及围绕长城保护引发的讨论,并听一听专家的建议。

当然,除了长城保护这个严肃的话题,本期封面故事还带大家去欧洲的袖珍国度放松一下。在我们熟悉的欧洲版图上,这些如珍珠般的小国各自书写着属于自己的传奇故事。走入历史,不但可以了解它们的成因,也会感受到不一样的文明留下的宝贵遗产。

(执行主编:宗波)

| 特别策划 |

|?微国度:欧洲的小国寡民

微国度:欧洲的小国寡民

关于袖珍国家的概念,在国际上并无严格的定义。如果我们用领土面积小于1万平方公里,作为对袖珍国家的界定,那么欧洲的摩纳哥、卢森堡、列支敦士登、安道尔、马耳他、圣马力诺、梵蒂冈均位列其中。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国家的领土面积虽小,但构成人类文明的要素却一应俱全。它们既反映出欧洲的历史变迁和人文积淀,又在现代化指标下实现了经济发达与生态宜居,成为一道道别样的风景,从而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它们还拥有全球最完善的福利制度、最高的收入水平、最好的生活质量和最低的失业率,并保持了较高的创新性和国民素质。

这些欧洲袖珍国家是如何做到的呢?

本期,我们将探寻欧洲袖珍国家的国土成因、文明起源、经济发展及社会变迁,同您一道领略当地的风土人情——让我们走入欧洲微国度。

| 摩纳哥:岩石上的奢华之都

微国度:欧洲的小国寡民

摩纳哥虽小,却能在千年的云谲波诡、大国争夺中生存下来;摩纳哥王室时而低调,时而张扬,独特的治国策略让摩纳哥获得与其面积不成比例的国际地位;摩纳哥或许不如其蒙特卡洛赌场知名,但它的繁荣远非靠博彩业来支撑……到底是什么吸引人们来到这个只有“海胆大小”的国家呢?

|?马耳他:地中海骑士传奇

微国度:欧洲的小国寡民

很难想象,马耳他这样一个小小的岛国,却发生过如此多的故事:罗马人在这里留下了大理石建筑;诺曼底佣兵在这里留下了天主教;英国人将这里的汽车改为右舵,甚至连马耳他语都是由迦太基语、阿拉伯语、法语、意大利语和英语混合而成的。然而,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当属骑士传奇。

|?安道尔:迷失在时光走廊

微国度:欧洲的小国寡民

如果你不知道安道尔在哪里,并不奇怪。一个举着放大镜才能在地图上找到的地方,只有区区数万人口,抵不上中国的一个乡村。若问那些自称喜欢徜徉在欧洲的游客们有没有去过安道尔,多半人一脸茫然:安道尔在哪儿?

|?卢森堡:卢村的金钱、玫瑰与战争

微国度:欧洲的小国寡民

走过一座长长的大桥,看到纪念碑上的金色少女雕像,就到了卢森堡。许多人都能够从不同角度、不同季节的照片中认出这座“千堡之城”。每走过一座城堡,就能够了解一段充满爱恨情仇的故事。

|?梵蒂冈:罗马“城中之国”事

微国度:欧洲的小国寡民

梵蒂冈,可谓当今世界上最小的国家。它位于意大利首都罗马,以四周城墙为国界,故曰“城中之国”。梵蒂冈尽管很小,却也是欧洲一个拥有独立主权的国家,在联合国派有代表。梵蒂冈本身就是一件伟大的文化瑰宝。

| 视野 |

|?建筑、征战与中亚多元文化

微国度:欧洲的小国寡民

乌兹别克斯坦的撒马尔罕是中亚最古老的城市之一,也是丝绸之路上重要的枢纽城市,汇聚了世界多元文化。14世纪到15世纪的帖木儿王朝是其辉煌发展历史的巅峰。作者行走在撒马尔罕,探寻与帖木儿大帝有关的遗迹,游牧民族气息与历史往事也随之扑面而来。

|?鼓藏节:隐语、祭祀与13年的轮回

微国度:欧洲的小国寡民

雷山县位于黔东南州西南部,是苗族几次大迁徙后的主要聚集地之一。这里保留着苗族最隆重而神圣的节日——鼓藏节。这场13年一次的盛会,也是苗族祭祀祖先神灵的大典,记者有幸参与其中,亲身经历了祭祀、吃鼓藏等充满神秘感的节日活动。

| 探险 ?|

|?卡兹别克雪山:攀冰“菜鸟”的冰河历险

微国度:欧洲的小国寡民

在高加索山脉深处,格鲁吉亚卡兹别克雪山因边境动乱而鲜有人抵达。一位从未攀登过冰川的中国旅行者慕名而去。这名独行“菜鸟”感受到紧张的边境气氛,体验到体力的极限。最终在意志的支撑和美景的鼓舞下,他接近覆满白雪的雪山之巅,却不小心掉入了水流湍急、寒冷刺骨的冰川中……

| 聚焦 |

|?长城保护30年:民族的和世界的

微国度:欧洲的小国寡民

长城,是地跨东西蜿蜒万里的防御工事,游牧文明和农耕文明的分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里中国人血肉和精神的凝结,也是让世人发出一声声惊叹的世界文化遗产。

长城是冷兵器时代先进文明自我保护的产物。古人修建它、修缮它、守卫它,今人赏鉴它、利用它、保护它。它不是孤独的、封闭的,而是不同文明之间相互融合的黏合剂。

它的价值跨越了时间、空间和国界,成为古今的牵系,并值得未来的人们继续珍视和保护。

2017 年,长城保护走过了30 年历程。知道它的人很多,真正了解它的人却很少。它为何伟大?为何打动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为何在今日仍然具有世界性的意义和价值?

本期“聚焦”,让我们回顾那些值得载入长城史册的人物,重温一段段含蓄深远、耐人寻味的故事。

| 自驾 |

| 大洋路上的蒙太奇

微国度:欧洲的小国寡民

澳大利亚有号称“世上最好的海洋公路”——大洋路。年轻的女编剧一行驾车前往,追风逐浪。沿途的景致风物,一旦落入善于观察的双眼和有准备的灵魂内,就变成另一种饱含丰富个人体验的美。你说不清影像内外的大洋路,究竟哪个更美。

新媒体编辑/朱梦依(实习生)

以上内容由《世界遗产地理》整理,

如需转载请联系邮箱fhzkxinmeiti@163.com

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谢绝商用。

微国度:欧洲的小国寡民

想阅读完整的文章,了解更多内容,点击?“阅读原文”?购买《世界遗产地理》纸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