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媒体导航 > i黑马文章 > i黑马视频

“自嗨”这剂毒品,让多少创业者迷醉其中?

2017-04-04 09:54:00 来源&编辑:i黑马

“自嗨”这剂毒品,让多少创业者迷醉其中?

这几年在创业大潮下,许多创业者似乎染上了“自嗨”这一毒品。他们更多地开始谈论要到达何处,而不是更多地去探讨该如何到达。诚然,创业者需要梦想支撑前行,但万万不可将妄念和欲望错当作“梦想”。

今天,酱紫君与您分享的这篇文章便为“自嗨”的创业者做了些许提醒,酱紫君觉得。时时自省,方能克敌制胜,这里的“敌”既指别人,也指自己。

另外,今天是清明节,这样的日子,适合怀念。酱紫君与你分享一首美国节奏蓝调和灵魂音乐歌手Luther Vandross为纪念其父亲创作的歌。

来源思维补丁

文慧超

当幻象开始消失,惨淡的现实才刚刚开始。

这“幻象”,有时是一场浪涌,有时是一袭风暴,有时是时代的转折或共运的悲戚,也有时候,“幻象”仅仅是个人的一场沉沦或大梦初醒。

因缘际会,这两年接触过非常多的创业者,或者说,今天的“创业者”更像一件无所不能的袈裟,任何人都可以披上它上台跳一会。如今的创业者就像80年代的诗人一样,有的人脱了衣服写诗,有的人脱了衣服抱姑娘上床,牛鬼蛇神,各怀鬼胎。

也可以说:我不相信一个平日浮夸,办事不靠谱的人,突然一天创业了,就会变成一个严谨耐心,满怀匠心的人;我也不相信一个夸夸其谈,做事毫无章法的空想家,突然一天创业了,就会变成一个勤奋踏实,逻辑缜密的实干者。

李承鹏曾经有过这样一个比喻:当下中国人的生活,有个说法叫“成功动机过剩”,我们都像是同一列火车的乘客,这火车的司炉工拼命加煤,因为我们想把这列火车开到月亮上去。

不巧,很多创业者特别符合“成功动机过剩”的这一描述。如果为他们勾勒一幅轮廓,那这三要素缺一不可:不切实际的空想,脚下虚空的战略,亟不可待的成功。

我见过这样的创业者:将阶段性的成就当成了可以复制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成功法则,他想出某个模式或者做出某个产品,放到市场上,初期效果十分好,甚至超出预想。不断涌入的用户和与日俱增的销售额让他信心十足,这个月营业额10万,他就已经在憧憬到年底,月营业额要超过1000万了!然后,拿着初期的数据报表,转身雄心勃勃地为团队定下了第二个月营业额一定要超过50万,第三个月的营业额努力要突破200万!

我见过这样的创业者:每天泡在投融资的圈子里,天天盯着新闻上,谁谁谁又融到了5千万,当下什么概念最火他能张嘴就来,今天做团购明天做O2O后天找了一屋子锥子脸网红宣布进军直播行业了,每一次转型的姿态都和渣男女婊是一样一样滴:相信我,我这次是认真的!

但没过两天看到人工智能火了,又从蓝翔技校高薪挖了一个首席科学家,宣布搞起了中国首辆人工智能挖掘机!

这么牛逼的概念,A轮融资怎么也得1个亿起吧?您说是不是?

我还见过这样的创业者:没有数据,刷!没有用户,砸钱补贴!嗯,很傲娇的思路,那请问你想做什么呢?他目视远方,空气里弥漫的都是人民币的味道,缓缓答道:

我要做的事情,是一件改变中国的大事,目前市场上绝对空白,是一个巨大的蓝海——言下之意,就是我牛逼,我骄傲,我要起飞你们让开!

然后,一幅雄伟壮阔的蓝图在PPT中绚烂展开:

我们要做一款滴滴过马路的APP,我们致力于解决中国5000万老太太过马路的终极痛点,我们APP的Slogan是:滴滴一下,老太,走你!

不仅如此,这款APP还内置广场舞嗨曲,老年交友社交、老年用品电商、老年健康关怀、老年医疗服务、老年外卖、老年家政、老年搓澡服务……当然,我们还浸淫三年,自主研发了一款全球首个帮助老太过马路的智能机器人,有了这款智能机器人,可以一次性帮助10名老太太一起过马路,开足马力的话,红绿灯60秒之内,可以帮助10名老太太往返马路10次,正所谓,马路,一次让你过个够!

就问问,这么牛逼到位又炫酷屌炸天的智能过马路,还有谁?别说老太太了,博尔特也不可能做到在1分钟之内往返马路10次!就问你,牛逼不牛逼?炫酷不炫酷?

这是什么啊?投资人不要眨眼,请看:滴滴过马路APP,这是共享经济+社会公益+LBS+银发经济+电商+人工智能+机器人概念+VR虚拟现实+工业4.0+互联网+啊!

你说,这么牛逼的商业模式,这么迫切的用户痛点,这么广阔的老年市场,要是上市的话,市值怎么也得比肩腾讯,超越千亿吧,哦,对了,还得是美金哟!

老太太说:孙贼啊,我为什么要1分钟从马路这边到马路那边,还往返10次呢?

创业者为什么自嗨?

吴晓波在其成名作《大败局》中,曾经讲述过这样一个令人心酸的故事:

一名温州农民企业家,因为兢兢业业,自己办的塑料厂生意蒸蒸日上,在90年代初就积累了千万家财——在那个市场经济刚刚起步的年代,这个数字一点都不逊色于今天的身家百亿。

然而,突然有一天,这名企业家像被魇住了一样,立志要打造出中国第一辆纯电动轿车,这显然是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为了这个梦想,这个已然处于当时财富顶端的企业家,将自己的工厂变卖,开始了漫长的闭门造车。

结果,吴晓波看到的,是一辆车门往上掀,粗糙的怪物,充一夜电可以跑100多公里,吴晓波写到:“他打造出的实在是一堆会跑的废铁”。而为了这堆废铁,这名企业家倾尽了千万家财。

在那个年代,这是一个注定了将一无所获的荒唐梦想——即使,在30年之后,电动汽车终于被市场和时代所唤醒。

从某个层面来看,这可以被理解成一个令人怆然而涕的追逐梦想的故事。

但是,这种故事很糟糕,因为故事里的主人公粉身碎骨。

在我的个人理解中,创业本身就是一个不断失败而非不断成功的过程,有些幸运者,能够在废墟中守护或寻觅到一朵脆弱芬芳的鲜花,但也要有千辛万苦徒留一片废墟的心理准备——或者说,更多的创业故事,实际上是以失败而告终的。

一种悲哀是:你看,他曾经那么做,都成功了,我又不比他笨,为什么我就不能成功呢?

这就是成功学的“原罪”:它让人们误以为前人的成功是可以轻松复制的。只要你坚持下去、坚持不睡觉和坚持不要脸,就一定可以像那些写进书里的成功者一样,取得成功。

人们记住的,世人所传唱的,永远都是那些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故事,这符合中国人对悲情英雄的故事偏好。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创业似乎是一条不归路。

毕竟,在人性深处,人很难接受“我失败了”这个残酷的结果——所以,人很容易在泥潭里陷入一种无限度的自我麻痹状态中。

他的脑海里会瞬间出现无数个精壮的汉子,每名好汉的头顶上都刻着“你曾经那么努力”“、你已经倾己所有”、“你每天都加班到凌晨”、“你的商业模式没问题”、“这事儿一定能成”的标签。

标签渐渐累计,沉没成本日益沉重。即便,往前一步是黄昏,退后一步是人生。

有限度的自嗨,尚可。但自嗨也要学会及时刹车,创业者在手舞足蹈的时候,应该问自己一个问题:

凭什么是你?

创业者容易自嗨,当然是因为要有梦想。

人需要有梦,活在梦里的人是幸福的,无论是梦境多么残酷可怕,醒来便是救赎,即便梦中花香四溢,醒来却落叶枯枝——可终归,你也邂逅了一场美好,而这美好,还能成为指引你走向鲜衣怒马的彼岸。

梦想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这句话没有错,错就错在,这句话并没有告诉大家什么叫“梦想”,在我的理解里,梦想应该是那些努力奔跑可以抵达的远方,应该是踮起脚尖能够摸到的果实。

更多的时候,人们嘴里谈的梦想,在我看来,都叫妄念,都是欲望。

你说你一定要娶一个沉鱼落雁的姑娘为妻,这是梦想。你说你立志要像张伯伦一样,这辈子要睡20000个女人,我得说,这就是妄念,你就是顿顿都吃上三十串大腰子,也补不过来啊大兄弟。

陷入“自嗨”的一个典型特征就是:他们更多地开始谈论要到达何处,而不是更多地去探讨该如何到达……

脑子里勾勒的是纳斯达克敲钟的盛况,却不知道用户真正的痛点到底是什么;拿起嘴来讨论的就是变革商业格局的大业,却不知道如何解决当下产品暴露出的一个小Bug;抬起手就是千万的A轮,过亿的B轮,却看不清市场的趋势已经左转,他还在直行道上使劲轰油门准备来一次弹射。

不接受现实,骂市场傻逼,骂竞品无底线,骂消费者没头脑,骂投资人没眼光……

可是,每一个失败者的愤怒,都暗藏着他对自己无能的羞愧。

加入创业家读者群:lilacone(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