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媒体导航 > 21世纪经济报道文章 > 21世纪经济报道视频

飞马金控王成祥:坚持价值投资,追求绝对收益

2017-04-07 11:57:00 来源&编辑:21世纪经济报道

王成祥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律硕士、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金融学研究生

律师、注册会计师(CPA)

创立飞马金控之前,先后曾担任三星中国、新奥资本、中信信托等知名机构投资高管,主导和参与了北部湾旅(603869)、车网互联、新丽传媒、奥瑞安、龙门煤层气、证通电子、太安堂、博瑞传播、长电科技等项目的投资。超过十年VC/PE投资以及资本市场的经验,具有宏观投资思维,坚持价值投资的理念,对战略新兴行业和创新型企业有独到的判断和见解。

创办飞马金控以来,已经主持完成了对赛恩科技、凯迪网络、Q房网、统联金融、和力辰光、泰力松、我赢职场等数十家项目的投资。

飞马金控王成祥:坚持价值投资,追求绝对收益

王成祥 深圳飞马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创始合伙人

随着我国加快落实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来,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创新型企业如雨后春笋般蓬勃发展,这给私募股权基金带来新的发展机遇。

近年来飞马金控在私募股权投资领域上动作频频,把握国家政策和市场走向,深刻理解产业发展趋势和方向,完成了对Q房网、凯迪网络、和力辰光等近二十个项目的股权投资,扶植了一批创新型企业的成长。

面对日益竞争的私募股权行业,飞马金控创始合伙人王成祥表示,不求规模,但求做“精”,保证“绝对收益”在行业领域中处于领先地位。

投资策略主打PRE-IPO

在经历两年发展后,飞马金控在“投资者回报”和“风险偏好”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我们要把握好‘度’,‘度’是指根据资金的条件和属性,来决定相应的投资模式,从而决定相应的项目标准。”王成祥谈到。

据其介绍,在考虑投资者风险偏好的前提下,要保证回报率在行业上具有竞争力;同时积极适应资本市场环境的改变——IPO加速,飞马金控目前以投资PRE-IPO为主。

“作为新机构,我们打法相对保守。我们首先考虑安全性,其次再考虑回报率,这是积累品牌的策略。”王成祥表示。

他进一步介绍称,“我们现在有50-60%资金投资中后期项目,比如PRE-IPO项目,正因为这类项目具有确定性高的特点,即一方面企业的成长性和盈利能力是可判断的;另一方面市盈率也能从行业水平可以推断。只有两点具有不确定性,即能否上市和上市时间节点,但从目前政策环境下看,IPO加速使得企业上市风险程度基本可期。在这种情况下,PE投资回报率也近乎能确定。”

据了解,随着IPO发行节奏加快,公司从去年下半年开始重心逐渐偏移在PRE-IPO上。“事实上,我们一般先从项目价值上去判断是否值得投资,看看企业是否具有成长性,而不是先考虑项目未来的资本路径。毕竟企业不同的发展路径,会决定他们资本化方式的不同。但当然,我们也会根据政策环境的变化而作出一个策略调整。”

第二大板块则是VC项目,这类占到飞马金控投资的30%,主要投资高成长性项目。“这类项目的前期估值不会很高,但成长性非常好,每年可能有翻倍的增长速度,我们选择的行业一般是代表未来经济发展方向。”王成祥表示。

而第三块则是更早期的项目,但由于风险系数较高,飞马金控选择用自有资金进行投资,这类项目占比20%。

尽管三类股权投资项目关注的企业发展阶段不同,但行业关注点是一致。飞马金控主要投资互联网+、高端制造与智能制造、文化传媒、消费升级、节能环保行业的项目。

股权投资亦是艺术

在王成祥看来,股权投资难度较其他类投资要高,除了考察投资经理对行业、商业模式的理解,更重要的是对人性的把握。

“我们在看项目时,更关注创始人和他的核心团队,他们才是项目的关键,”王成祥表示,“行业前景和商业模式往往能通过指标、市场调研、逻辑推理来判断合理性和可行性。然而对人的判断,往往要看其教育背景或是以往经历,这些要素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人做事的底线,底线很重要,尤其在企业内部环境或是外围环境发生变化时,底线也会变化,如何应对是非常关键的。”

他认为,如果没有一定的行业经验和理解,没有丰富的社会阅历,很难对人有准确的判断。“做股权投资,要比别人想得深和想得远。人性的把握,我们也是在不断的学习和成长过程。”

“股权投资不仅是技术,也是艺术;它是两者的结合。在行业沉淀越久,就会发现艺术占比越高;对于刚入行的新人投资经理,涉及到的技术内容可能越多。但就这个行业而言,技术对判断的成功率仅占30%,更多还是靠艺术。这也是很多企业家或是其他业界人士能成功跨界做PE的原因。”

他打比方称,在投资一家企业后,要了解核心团队利益分配是否合理。“我们会寻找一些机制来发挥团队每个人的积极性。从我们投资机构来说,我们要对公司进行合理的顶层结构设计,决定企业的利益分配问题,这是企业未来能长期顺利发展的基石。”

追求绝对收益

谈及飞马金控的未来目标,王成祥明确表示,“不迷信大机构”。

“我们团队成员都来自大机构,所以很清楚大机构的劣势。”他进而谈到,由于大机构追求“相对收益”,这意味着他们有可能会为了增加管理费规模来做大盘子,具体表现在投了很多“鸡肋”项目。

“我们追求的是‘绝对收益’,我们并不太看重管理费,我们更看重后端,即我们真正创造的价值,把这块价值与客户分享。对于“鸡肋”项目,我们是坚决不投,因为我们希望每一个项目都有高回报,而不是做大盘子但看起来利润不太丰厚,这是我们的策略。”王成祥表示。

这样的理念,意味着飞马金控在选择项目时“精益求精”。“我们选择的项目不一定是知名企业,但我们注重投资“小而美”项目,我们希望在每一个项目上拥有话语权,这样就可以把我们积累的经验、资源、理念,与企业创始人一起,帮助企业做强做大。”他谈到。

“亦即是说,从行业地位的追求来看,我不追求规模做到多大,但我要保证绝对收益能在私募股权行业里进入一线,这是我们的目标。我们希望脚踏实做好我们看得清楚的东西,这是我们坚守的理念。”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