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媒体导航 > 吴鹏飞手机报文章 > 吴鹏飞手机报视频

吴鹏飞:我重申一遍,于欢无罪有十三大理由

2017-03-31 01:51:00 来源&编辑:吴鹏飞手机报

吴鹏飞:我重申一遍,于欢无罪有十三大理由

于欢如果最后被判有罪

会影响公众对法律的敬畏

吴鹏飞/文(第117期)

于欢的案件,牵动了千千万万人的心。一审做出的荒谬判决,使公众对重要法律条文的合理性产生了怀疑,对当地公检法人员的公正性产生了怀疑,对国家司法的导向产生了疑虑,对自身安全也产生了疑虑,尤其是,这个判决严重动摇了整个社会的道德基础,和每个人对是非问题最朴素的信念。我前日撰文呼吁无罪释放于欢,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赞同。当然,也有少量不同的声音。

有人认为我可能对事实了解不充分,说我列举的事实与判决书有出入。我已经指出,判决书是一份我不信任的文件,我认为该判决书是枉法裁判的典型文件,类似的判决书我不是看到第一次。当然,我没有去深入了解和参与案件,不可能文章写得滴水不漏,事实陈述得比那些专门操弄法律的人还周密。但是,如果你们看一看、听一听于欢姑姑的下述视频,应该可以判断老吴没有搞错基本事实。

吴鹏飞:我重申一遍,于欢无罪有十三大理由

我从判决书中看到的是刻意的偏袒。我强烈呼吁,查一查此案的公诉与裁判人员,与原告一方有没有沆瀣一气。该判决书故意漏掉重要证言,虚化高利贷问题,弱化原告方暴力犯罪程度,淡化警察渎职行为,强指于欢有罪,绝非看法不同这么简单。有人说南方报系崇尚西化,善于造谣,蛊惑人心,这是一些被揭露问题的地区某些人的评价,也是一些建制派(就是不许揭露今天中国任何问题的一个派别)的态度。我认为,南方报系就算有再多错误,也远远低于全国各地的枉法裁判的、冤案、假案、错案的数量。

我们不能对问题采取猫儿盖屎的态度,指责南方报系夸大事实,误导公众,挑起民众对国家体制和现状的不满,对这些高度过敏的好心人,我既吃惊也啼笑皆非。在今日中国,有极右派唯西方马首是瞻,有极左派全盘否定改革,有建制派听不得任何批评,有法律党凡事颐指气使目空党和人民,这四种态度,都是误国误民的。我认为,中国还是得靠人民派和求实派,也就是一切从人民利益和实际出发的人们。

我建议那些疑神疑鬼,担心有人捏造事实为于欢声张正义,认为寻求公平正义就是发泄对现实不满的先生们,看看如下这个视频,听听于欢姑姑的说辞,你们可以以自己的智商判断一下真伪,比对一下我的文章有哪些事实出入。我只想说,那种认为这个国家所有问题都不能触及,人民的苦痛都不能提及的建制派,并不是真的深爱这个国家(他们的典型表现是,一提到美国全坏,一提到中国全好)。就像父母溺爱孩子一样,这会最终害了这个国家。

有人说于欢的母亲参与非法金融活动,也有过错。我不想谈我国金融服务的落后给企业带来的困窘,也不想谈某些学者鼓吹高利贷合理不再入刑,以至于造成今日的金融乱象。我只想说,于欢母亲是否有其他违法行为,和于欢的反抗行为是否有罪,没有任何关系。我高兴地看到,随着讨论的深入,道理越来越清晰,大多数着名法学专家、知名律师,还有绝大多数读者,都是赞成于欢完全无罪的。

我还要告诉大家,我总能收到伸冤的资料。有人说一提到司法问题,老吴就变成了一个喷子。这是因为我五十有五了,接触过三教九流,遇到了很多人数年无法伸冤的实例。我从未听到一个人称赞司法的公正,相反几乎所有人都能举出例子证明司法的某些灰暗之处。因此我不希望,连于欢这样的案子,我们的司法界还能冒天下之大不韪,悍然给予最终的错判,以逞司法的威严。我想劝告司法界的先生们,向人民低头,实际是一种光荣。不要以舆论绑架司法的说法,非要与人民意愿对抗不可。请允许我再次梳理于欢无罪的理由。

第一,对方是一种暴力犯罪,而且一直在持续中。暴力逼债的这伙人,虽没有使用工具,但他们的行为涉及非法拘禁罪、侮辱罪、猥亵妇女罪、敲诈勒索罪等。从下午四点到晚上九点左右从未中断,就是警察来到现场的时候,这些犯罪行为比如非法拘禁,并没有任何中断。因此,我们可以说,于欢母子处在对方的持续犯罪下,而不是所谓的纠缠,并且人格、精神、自由、身体都受到持续侵害。

第二,他们曾求助过公权力部门,但是没有回应。面对黑社会性质的暴力逼债,寻衅滋事,逼人吃屎,在厂里放黄色录像,如果是农民工这样讨薪,估计早已被抓。但是,于欢母子却求助无门,他们向市长热线、向110四次求助,均未得到回应。这说明这些人有背景有势力。公权力的缺失、冷漠、失职,导致了事件的恶化。法庭必须承认一个事实,于欢不仅是被这些犯罪者,其实也是被不作为的公权力部门逼上反抗之路的。

第三,警察的玩忽职守,使他们不得不奋起自卫。当第二天事件愈演愈烈,他们再一次报警时,警察终于实在过意不去来了。但是,面对十一条大汉对母子俩的拘禁阵势,他们居然轻描淡写地说一句要债可以不能打架就走了。我怀疑警察认识这伙人,我们也看出这伙人根本就不畏惧警察。警察还在外面呢,这伙人的殴打和谩骂就开始了。最后的希望破灭了,任何人处在于欢的地位,都会绝望,都会奋起反抗。

第四,并不是只有侵害生命安全,才能实行防卫。刑法第二十条明文规定“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并不是一审法官认为的危险性较小的犯罪,就不能反抗。于欢采取的行动,完全符合刑法的这个规定,除非你认为那伙人没在犯罪和侵害他们母子。

第五,法律赋予公民的自卫权,被法官故意歪解。一审法官故意错误地理解刑法上述规定,好像只有对方使用暴力,并对于欢母子的生命健康权构成重大的立即的威胁,才能正当防卫,这完全是滑天下之大稽。法律赋予公民的自卫权力是明确的,如果你手上有水果刀或其他什么,只要对方试图限制你的自由,围着你辱骂,以罕见的方式侮辱你妈,你就可以立即动手制止他们,让他们滚开或撂倒在地。

第六,精神侮辱胜过威胁生命,多数人会反抗。我相信绝大多数热血男儿,在自己的母亲受到这样的当众侮辱时,都不能不宁肯一命相抵,制裁恶徒。士可杀不可辱。认为于欢有罪的法官、律师、教授,我认为都不能认为是吃奶和吃饭长大的,都不能算有正常情感的人。有一位法律人士说于欢动手离他妈被辱已经过去20分钟,该犯罪已停止,所以不是正当防卫。谁说对他们母子的羞辱和限制已停止了?我只想说,这是一位相当高明的蠢才。

第七,被侵害一方的感受,才是判决的重要依据。对方犯罪并侵害于欢母子,事实清楚,法律赋予了于欢起而制止的权力。世界各国法律都有这样的规定和大量案例,是否受到侵害,是否应该制止,是要还原被侵害者当时的状态、感受、情绪、判断。甚至因为某些因素造成误解而动手,法律也应该偏向被侵害一方,因为这才能有效吓阻可能的犯罪侵害行为,减少、防止、惩罚犯罪才是法律的本意。不是事后根据律师党和法官老爷的判断,认为没有紧迫性,于欢就算故意伤害了。

第八,关于这把小水果刀,提请大家注意分析。当于欢看到警察离去,公权力不能帮助制止犯罪与侵害的时候,他只是希望冲出去,摆脱这伙人。因为他很恐惧有恃无恐的这伙人还会做什么,还要搞多久。只是在被强行阻止离开时,被逼急的于欢才拿起了水果刀。大家注意,这把水果刀一直放在在现场某处,双方都没有想到控制它。这足以说明,于欢没有任何伤人的企图,对方对他一点防备都没做。他是逼急了才临时决定舞刀防卫的,忍耐求助他全部尝试了,他没有任何别的办法了。

第九,我们不能要求,反抗者掌握得恰到好处。刑法规定对不法侵害进行制止,造成对侵害者的损害的,对严重危及人身安全进行防卫造成对方伤亡的,可不负刑事责任,对防卫明显超出必要限度的,也可以减轻或免除刑法。很多人说法理和情理常常矛盾,可在这里,法律规定得非常合乎人性。一个被侵害者与对方反抗和搏斗时,谁能掌握得恰到好处,点到为止?法律,给了正义一方足够的宽容。

第十,于欢的正当防卫,实际表现得非常节制。于欢举起水果刀,做了警告,表示如果对方进一步靠近或不让开,愤怒至极的他(我想主要是因为侮辱母亲)威胁要弄死他们。但这些人用椅子对他,逐步靠拢,暴力威胁迫在眼前。他于是决定舞刀反抗。他只对靠近他的四人,一人攮一水果刀,非常节制,没有任何过当之处。事发后他主动自首,积极配合警方,连昧良心的一审法官都承认这一点。

第十一,杜某的死,主要还是因为延误了抢救。表明看,四个受伤的有一个死了。舆论也广泛使用了“辱母杀人”这样的字眼。可事实上,这个死者,受伤后是自己开车七公里左右到医院治疗,据说在医院还和人发生口角,因失血过多而死亡。于欢造成的腹部伤是不致命的。杜某自己作死,不能算在于欢头上。于欢正当防卫只是造成了一人轻伤,三人重伤,其中一人自己找死,不能说于欢杀了人。

第十二,应鼓励公众和犯罪行为做坚决的斗争。我国法律鼓励公民与侵害自己的各种犯罪行为,也包括严重危及生命安全的犯罪作斗争。在这个过程中就算失手或者出于激愤有些过分,法律也会倾向于正义一方,酌情给予减免处罚。这样的法律精神和司法实践,才是合乎公平正义大道的。古人所谓法的不责众,一是指如果人人违反法令就没法处罚,二是指人人会有的行为(像于欢这样的举动)就不能以法令来禁止。

第十三,维护社会的基本正义,应是重要考量。综合以上所有的分析,我坚定认为于欢无罪。退一万步讲,就算于欢的行为在罪与非罪之间,从震慑犯罪分子,从鼓励公民与犯罪行为作坚决斗争,从肯定人伦之理,从安抚公众情绪,从体现法律本意,从维护司法权威,从国家长治久安等方面考虑,也应当判于欢无罪,当庭释放。故而,我坚持认为,一审法官要么与原告方有猫腻,要么就是相当无知的饭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