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媒体导航 > 李不白文章 > 李不白视频

李自成为什么没当上皇帝

2017-11-30 09:49:00 来源&编辑:李不白

文/李不白

翻开明清之际这段历史,于是我们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仿佛是历史老人有意在这里开了一个玩笑:明朝发展到了末期已是病入膏肓,不可救药,清兵多次入侵都没能成功,于是李自成出来把它打了个稀巴烂,清兵估计差不多到时候了再来把李自成给收拾掉,轻而易举地坐上了江山。

清兵在这里演了一出绝妙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戏。假如不是李自成先将明朝摧毁得一片狼藉,清兵就不会那么容易入关,能不能入还是个问题,就算是入了关也未必能夺取天下;或者假如李自成夺下江山之后没有清兵的入关,那么此后的中国历史都得改写。当然了,改写不等于改观,中国的历史就是不停地迭代但不更新,历史一次又一次地陷入造反、上台、腐败,再造反、再上台、再腐败的死循环,无论造反时口号喊得多么响,上台后采用的还是前朝的那一套,甚至不如;谁也不比谁高明,谁也不比谁伟大。

李自成是农民造反的领袖,农民造反是中国历史上每个王朝衰微时的必然现象,但其作用多是抛砖引玉式的,陈胜、吴广引出了刘邦、项羽,张角、张宝、张梁引出了曹操、刘备和孙权,但李自成一打起来就一发而不可收,简直是摧枯拉朽,而那么多的地方官僚、军阀头子竟没有一个站出来想做皇帝的,这也可见崇祯的铁腕统治相当厉害,地方势力都弱小不堪。可是到了后来李自成为什么没能做上皇帝呢?我们的历史学家、历史教授包括我们的教科书里都有一个错误的看法,认为是农民军在进驻北京之后,觉得大事已定,就开始腐化起来。这种说法最站不住脚,我们不防来算一下,李自成于崇祯17年(公元1644年)3月19日进驻北京,4月29日即帝位,4月30日退出北京,从此一蹶不振。前后仅四十天,且不说一支庞大的军队组织,就是一个人,要在这短短的四十天里腐化堕落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也是不可能的。李自成的失败,不是因为清兵骁勇善战,也不是投降的明朝官吏的出尔反尔,究其根本原因,还是由于他在政策上的短视和管理上的混乱。我们不能听信教科书的宣传,认为他是一支正义之师就认为他的手段有多么高明,从而忽略了他一些致命的弱点,事实上肚子饿了就造反,与正义与否八竿子打不着,而且历代的造反者,不管打着多么大义凛然的旗号,从来都是破坏的多,建设的少,于国于民都是一场灾难。同样的,我们不能因为崇祯帝是他的敌人就把他贬得一无是处,事实上,在明朝后来几个皇帝中,崇祯帝要算好的,只是江山到他手中的时候已经被他的祖宗折腾得奄奄一息,就算是他有通天的本领也难以扭转败局。而且崇祯“天子守社稷”,以身殉国,中国历史上能做到的皇帝没几个。

李自成出身农民,做过佃户,后成为农民军首领。农民军致命的缺点是缺乏一个以有识之士组成的幕僚集团,为军队的发展壮大勾画蓝图,这为它日后的发展埋藏了巨大的隐患。在军中,李自成还要算好的,他经常读书,像其他几个重要角色基本上都是不学无术。大将刘宗敏原先是个打铁的,在他心中只有兄弟义气,称王称霸,并没有什么远大抱负。他能与李自成碰到一块,是因为同是天涯沦落人,既然生存无望,那就只有造反,目标是相同的。在患难与共的时候,刘宗敏能拍着胸脯对李自成说:“哥哥,我听你的!”可后来进了北京,李自成要他去讨罚吴三桂的时候,他照样拍着胸脯说:“哥哥,别怪兄弟说话直爽,兄弟觉得这样做不对,所以兄弟不去了!”在他们眼中,李自成只是个“哥哥”,而不是上司。再看后来,刘宗敏越玩越大胆放肆,竟霸占吴三桂的爱妾陈圆圆,这下可惹来了大麻烦。吴三桂可算得上是性情中人,可不管卖不卖国,先雪了这一奇耻大辱再说。作为领袖的李自成,他只要稍有远见的话,绝不会轻视吴三桂这一角色的,不但不会纵容刘宗敏胡作非为,还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招抚这位边关重将。

在这些人当中,真正有远见有才华的只有李岩一位。李岩本是举人,与农民当然不同,这也使得他在军中与其他的人格格不入,同时也埋下了悲剧的种子。李自成初得李岩,以为如鱼得水,但李岩的话李自成到底能听进去多少呢,困难时能听,当上皇帝后就不想再听,最多是一句“知道了”,直至后来听烦了把李岩给杀了。这也反应了人类的通病:穷途末路时能患难与共,肝胆相照,一但大功告成就开始防范猜忌,自相残杀。李自成对内管理的空白,必然导致他军纪的涣散,内讧不断。对外杀戮过多,对原有的明朝官吏不能加以利用,又导致人才的溃乏,树敌太多,以致后来明朝的官吏纷纷倒戈,宁可支持满清人也不愿与他合作,或许他们正是看清了李自成的短视,这一点,李岩后来的死即是最好的例子。李自成能称帝,是凭着兄弟们的一腔热血打下来的,而不是靠严格的管理和周密的谋划一步步实现的。天下打下来了,哥哥都做皇帝了,兄弟们的愿望也实现了,下一步该做什么呢,李自成也不知道。于是隐患在这一刻全暴露出来了,被清兵一打,就溃不成军,仓皇而逃,几乎没有还手的余地,从前英勇善战的形象已荡然无存了。

李自成对明朝原有的官吏多采取杀戮的方式,本身就是为自己制造隐患,张献忠做得更彻底,动不动就屠城,百姓都闻风丧胆。而满洲人则不同,一入关就对降官进行笼络,为我所用,这是李自成所不能的。虽然那时候满清日益强大,且已成立了独立的国家,但汉人从来都没把他们放在眼里,认为不过是胡夷之邦,偶尔过来掠点财物,夺点城池什么的,就算你能一统天下,凭着汉人几千年的文明也能将你融化掉,此前被同化的就不少,什么鲜卑、羌、契丹、渤海、回族,其中就有你们女真人。蒙古人还算聪明,没有全部入关,否则他们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蒙古人了。但满洲人也不傻,明白汉人的聪明和实力,始终防范着,在平定天下之后就开始种族歧视和颁布剃发令了。这下汉人可不干了,我拿你当兄弟,你却拿我当外人,于是又开始了反清复明,几百年不间断。令人玩味的是,满清人的剃发令最终得以在全国实行,从形式上将汉人满化了,却在骨子里被彻底地汉化了。

三百年后,历史又重演了一次。这一次,李自成学了乖,他躲在深山老林里坐山观虎斗,等到官军和入侵者打得两败俱伤时,他才下山来摘桃子,并终于当上了皇帝,然后昭告天下: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