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媒体导航 > 李不白文章 > 李不白视频

中国的历史一直在开倒车

2017-12-02 21:09:00 来源&编辑:李不白

中国的历史一直在开倒车

中国的历史一直在开倒车

文/李不白

如果我说春秋时期其实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民主政治,您一定不认可。但这是事实,那时候的诸侯国,重大决策并不是靠国君一个人拍脑袋定的,而是由国内贵族共同商议。这与古希腊的议会和古罗马的元老院有点像了。而作为天下共主的周王,更像是个联邦总统。当然,西方的民主已扩大到公民的范围,在中国,就仅限于有权有势的贵族了。有了这种权力的牵制,国君做事就不敢随心所欲乱来了,如果失去民心,弄不好就会被其他的贵族做掉,取而代之了。这些手握重权的贵族从血统上讲,都是国君的亲戚,往远了算,他们也是先君的后代,所以夺权篡位对他们来说没有什么心理障碍。

正是在这种君权相对分散制约的情况下,社会环境相对宽松,一国之主还管不到普通人的吃喝拉撒上,更别提意识形态上,于是出现了一大批的思想家。孙武在卫国被害残,还能逃到齐国成就大业,商鞅在魏国都是死囚犯了,到了秦国却被委以重任。试想,如果在一个中央集权的国家,他们根本就没有活路。秦始皇以后,真正实现了大一统,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任何人,不管你有多大才,如果得罪了皇帝或权贵,那基本就是死路一条,就算是跑到天涯海角也能千里追杀。所以秦汉以后,中国人的嵴梁骨就一下软了。这一点,从武士的逐渐消失就可以看出来。

士本是周朝最低等的贵族,只有贵族的身份,却没有封地,靠出卖文武艺混口饭吃。周朝时的士文武双全,后来开始分化,分为文士武士。武士就是侠客,最着名的就是刺秦王的那个荆轲。文士通常指读书人。武人容易造反,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历朝历代都严加防范,统治者于是重文轻武,所以真正的武士后来逐渐消失了,但士的精神却在读书人身上传承下来了。“士为知己者死”、“士可杀,不可辱”,这些都是中国读书人特有的品格。

读书人称为士,跟科举有很大关系。统治者发明了科举,原本并不是想给底层的读书人寻找出路,只是在此之前,官员都是世袭的,家族的势力越来越大,皇帝的权威受到了挑战,随时都有被架空的危险,于是想出科举这么一个办法,通过考试才能做官。试想如果人一生下来就有官做,谁还会去好好学习各种知识?其能力也可想而知。而底下有才能的人又用不上,整个社会阶层固化,一些人为了改变命运就会铤而走险,上面的人想夺权,下面的人想造反,政权岌岌可危。科举制给底层的老百姓打开了一条上升的通道,可以说一举两得,既削弱的上层贵族的势力,也化解了下面造反的苗头,整个社会一下稳固多了。“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这些从底层考上来的官员,大多没什么过硬的背景,也更好管理,甘心为皇帝服务。在这之前,要想当官大富大贵,如果不是生在贵族家庭,就只能造反了,现在通过考试就能达到目的,谁还会冒着杀头的风险?所以在唐代科举大兴之后,读书人和官员基本上是一体的。这种社会结构极其稳固,在中国运行两千年而不衰,虽然皇帝换了一茬又一茬,社会基本结构却没有变,直到遇上西方人的海洋文明。

读书人虽是皇帝的下属,但自认为是读圣人书的。圣人曰:君有道,从之,忠之;君无道,伐之。历代君主在读书人面前不得不谨慎,也想做读书人的楷模。宋朝的开国皇帝有遗训:不杀士人。也就是说宋朝的文人不会因言获罪,苏东坡整天发牢骚,一贬再贬,日子凄惶苦闷,脑袋总是能保住的。所以宋朝的文化高度发达,只是军事落后些,常常被辽国、金国欺负。但这跟读书人无关。宋太祖赵匡胤靠武力夺权,生怕别人也照猫画虎,抑武尚文,所以打仗不行。也就是那个时候,中国的尚武精神没了,后来的读书人就属于文弱书生了。

在接下来的两次蛮族入侵,就彻底戳中了读书人的嵴梁。蒙古人本来是在草原上放牧的,入主中原后把人也当牲口来管理,读书人成了“臭老九”,比妓女还低一等。满清统治者虽然没有这么直接去踩低读书人,但奴化教育更是深入骨髓,至今余毒尚存。唐朝的时候,白居易还可以写“汉皇重色思倾国”来挖苦皇帝,在清朝,一句“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就能让你掉脑袋。还是赵匡胤了解读书人,知道读书人就喜欢动动嘴,发发牢骚,真正能造反夺位的都是那些手握重兵的武夫,而武夫造反如果没有读书人辅佐是难成气候的。到了现代,那位靠造反起家的不是皇帝的皇帝,又把蒙古人发明的“臭老九”这个称号挖了出来,读书人成了右派,不仅开杀,而且极尽侮辱,这下“斯文扫地”,读书人的嵴梁彻底没了。中国现在还有真正的读书人吗?依我看剩下的更多的是犬儒,读书人已经死了。

中国历朝历代的统治者,一边在奴化中国的文化,一边又不遗余力地紧拽着历史前进的马车,使中国社会停滞不前,甚至是在开倒车。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就是在做一个死循环,几乎没有任何进步。假如一个清朝人穿越到唐朝,他不会感到有什么不适应。相反的,一个现代人穿越到清朝就难以生存,你懂电脑、会外科手术、擅长演讲,这些都没有用武之地,而他们倒背如流的四书五经你听着就头大。只是可惜,现代社会的这些变化,都是西方人带来的,他们曾经拿着枪炮逼着我们接受这些文明成果,但我们一直抵制抵制再抵制,直到最后抵制不了了,才勉强接受,至今我们还在心里莫名其妙地恨着这些洋鬼子。

最早是贵族治国,后来是丞相协助皇帝治国,丞相掌握着行政大权,和皇帝几乎平起平坐。后来皇帝觉得这样不行,丞相权力太大,太危险,要削权,于是军权首先被剥离出来,掌握在皇帝手上,然后是三省六部制,宰相的权力被大卸八块,分解到各省各部。但皇帝还是不放心,到了明朝,朱元璋干脆撤掉了宰相。历史往往有惊人的相似,农民皇帝没文化,对待读书人可谓心狠手辣,这与后来自称农民代言人的大救星如出一辙。

到了清朝,虽然雍正搞了个军机处,又有了首辅。首辅虽号称宰相,但与历史上的宰相没有可比性。过去的宰相见了皇帝可以不跪,可以穿着鞋带着剑上朝,首辅大人敢吗?

前面我说过,读书人和官吏基本上是一体的。中国历史上没有专业人才,读书读得好的就可以当官。到了大清国,所有的官员都成了皇帝的奴才。一方面是思想的禁锢,一方面是等级上的森严,读书人原本以为国家是自己的,后来才发现是皇家的。

鸦片战争时,英国海军和清军水师交战。清军的舰船被打沉了,岸上围观的百姓欢呼叫好。英国佬很是诧异,以为中国人心理变态,翻译给他们解释说:“国不知有民,民亦不知有国。”

中国的历代统治者就是这样把中国人一步步变成温顺的绵羊。绵羊固然好统治,可当豺狼来的时候,你能指望绵羊去抵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