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媒体导航 > 陈冠任文章 > 陈冠任视频

他是国防部长,爱认死理,敢抗许世友的令,粟裕不敢打的仗他敢打

2017-04-07 10:32:00 来源&编辑:陈冠任

在解放军将领中,张爱萍是有名的“硬骨头”,铁骨铮铮,谁也不怕。有人说他是“彭德怀第二”,有人说他“爱认死理”。也有人说“撼山易,撼张难”。

张爱萍确实是一个有脾气、有性格的硬汉将军。

他是国防部长,爱认死理,敢抗许世友的令,粟裕不敢打的仗他敢打

先说说他小时候的事儿吧。

张爱萍上小学第四年时,学校来了新校长,说教学质量太差,要学生们重新考试后编班。结果,只有张爱萍一人可上四年级,其余都得降级。可又不能给他单开一个班,便让他也读三年级。张爱萍当即表示:“这样,我就不上学了。”结果,让他跳级,上了五年级,和哥哥读一个年级。

他和哥哥一起毕业时,父亲供不起两个学生,决定让老大去考试,对张爱萍说:“你考也不一定能考得上。”张爱萍当即反驳:“不考怎么知道考不上?就要考!”结果,两人都去考,他还真考上了。

因为没钱,父亲还是没让他上中学。对此,张爱萍耿耿于怀,好长时间不与父亲说话。父亲只好让他重读六年级明年再考。但是,张爱萍不好好学了。老师讲课,他在下边玩,作业也不做。考试了,连卷子看都没看,就交上去。结果,老师给打零蛋,张爱萍倒数第一。他一看成绩榜就火了:“我如果答错了,你把我放到最末尾,无话可说。我没参加考试却算成绩,哪有这样的道理?”抬手就把成绩榜给撕了,然后背起书包愤然离校,死活再不去读六年级了。

这认死理的倔孩子,怎么样,不多吧?

他是国防部长,爱认死理,敢抗许世友的令,粟裕不敢打的仗他敢打

张爱萍当了高级干部后,这个性格也没变,认准的事情,就要做,谁也难改变——不过,他又有一个本事:认准的事情,无一不成!

1955年1月解放一江山岛时,张爱萍是前指司令员。在发起战斗前一日,他带着参谋去前线指挥所。半路上,被人拦下,要他去接电话。华东军区司令员许世友转来了北京总参谋部的紧急通知:“立即停止作战行动。”

原计划次日就打响战斗。张爱萍脸色一沉,说:“给我要陈赓!”

陈赓是总参谋部主管作战的副总长,一听张爱萍的声音,哈哈大笑:“我就知道你会给我打电话!”张爱萍没有笑,说了三条必须开战的理由。陈赓说:“我向粟总长报告。”

在等回话时,许世友又来命令:“把部队撤回,停止攻击作战计划。”张爱萍看了一眼,手一挥:“出发!”上车继续往指挥所赶去。

陈赓向粟裕汇报后,粟裕说:“你报彭总吧。”——这个决定就是粟裕本人下的。为什么要停止行动?他主要是担心附近的美军会出兵干涉。

彭德怀正在中南海参加一个政治局会议,接到陈赓的报告后,立即向毛泽东报告。毛泽东回答:“授权你来下这个决心!”

彭德怀当即表态:“相信前线指挥员!按爱萍的意见办,战斗照原计划进行!”

结果,张爱萍于第二日(1月18日)如期发起战斗,仅三个小时就全歼守敌,解放一江山岛。毛泽东赞扬说:“一江山岛登陆作战,打得很好。”

后来有人说:“打下一江山岛,就是张爱萍‘认死理’的杰作。”

他是国防部长,爱认死理,敢抗许世友的令,粟裕不敢打的仗他敢打

张爱萍认准的事情,就不改变,刘亚楼上将也领教过。

一江山岛战后,张爱萍调任副总参谋长,负责全军的整编工作。一次军委开会,讨论陆海空三军发展的问题。大家意见不一,都为自己的军种争先后。张爱萍生气地说:“我们都是小米加步枪过来的,为什么离开了陆军,就不从全局来考虑问题呢?”

会场没人说话,一时沉默。这时刘亚楼冷冷地摔出了一句话:“张爱萍,我看你没有后台就不敢这么硬!”

“这是什么话啊?”张爱萍顿时勃然大怒,用手指着他喊道:“那我今天就告诉你,我的后台就是共产党!”

结果,两个上将都拍了桌子。

事后,有人劝张爱萍这么吵架不好。张爱萍坦诚地说:“是啊!是老毛病了,多次下决心改,总是不自觉地又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我一定改。”

可是,他还是“本性难移”。

1959年8月,庐山会议罢了彭德怀的官。

会议结束后,大家纷纷坐飞机离开庐山回北京。张爱萍准备坐总参人员乘坐的那架飞机。有人对他说:“彭老总坐的飞机还空着,没人跟他一起走。”

张爱萍说:“走,我们跟他一起走。”结果,他坐上了彭德怀那架飞机,在关键时刻以自己的行动支持了彭德怀。

他是国防部长,爱认死理,敢抗许世友的令,粟裕不敢打的仗他敢打

张爱萍到死都没改掉“认死理”的性格。他一生威武不屈,坚如磐石,并以此作为做人的原则。

在晚年的时候,一次张爱萍主动地问起了秘书:“你知道不知道有人说我像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秘书说:“知道。”

“为什么不告诉我?”张爱萍说。

秘书说:“骂人的话告诉你干什么!”

张爱萍一听呵呵大笑,边笑边说:“你错了,这是表扬我的话。我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我坚持原则,谁也拿我没办法。”

秘书说:“太硬了,容易吃亏。”

这时候,张爱萍微笑的面孔严肃起来了,一字一顿地说:“我从参加革命那天起,就是准备吃亏的。怕吃亏能干革命吗?”

怎么样?对张爱萍上将这“爱认死理”的性格,你点赞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