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媒体导航 > 弘扬正能量文章 > 弘扬正能量视频

母亲节,写给天堂里的妈妈

2017-05-20 04:52:38 来源&编辑:弘扬正能量

母亲郭琦,生于1918年。她童年时期在汇文小学读书,“故事爷爷”孙敬修老师曾是她的班主任,多年后又经孙老师推荐到汇文小学任教,从1949年直到退休,妈妈一直在这所学校教书育人。2017年4月21日,母亲在家中安然辞世,终年99岁。

母亲平生惟以修善育人为业,数十年从教,育英才无数。从严律己,宽厚待人,精心理家,促晚辈成人,为国效力。一路走来,历经风雨,初心不改,广受爱戴。

母亲一生十分珍视人民教师这个职业,学校是她深爱着的土地,学生是她心中那一片永远的蓝天。

曾经,乡愁是一首甜甜的歌曲,妈妈在教,我们在学唱;

如今,乡愁成了一座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

母亲安详的躺在鲜花丛中,在亲人和学生们的送别下,无悔的走完了一位慈爱的母亲、一位平凡的人民教师99岁的人生。

前来为母亲送行的人群中,除亲人和单位的领导外,大多数是妈妈的学生。74届的学生王永华事后发消息说:“我们一大早来到殡仪馆,见老师最后一面,送老师最后一程,我们看到了55届、59届、62届、65届、74届、78届的毕业生前来为老师送行,实在让我们感动,让我们深思,做人做到老师这样不易啊。”有许多学生在挽联中称妈妈为“严师慈母”,我们作为儿女,妈妈更是我们的慈母严师。妈妈用她的一生给了我们一本做人的教科书,演绎了一位人民教师崇高的师德风范。

母亲节,写给天堂里的妈妈

妈妈走后,她的往事像电影一幕幕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在我的记忆中,妈妈只有寒假里跟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多一些,她常常带着我们围坐在火炉旁边,给我们讲童话故事,教我们唱歌。

这首儿歌很多人都不知道,几乎失传了,而我还记得清楚。“飞飞 飞飞,这个样子飞飞,飞飞 飞飞,这个样子飞飞,慢慢飞,照这样抬头向上飞,照这样转弯摆摆尾,照这样斜着向下飞,这个样子飞到这里来”;“你不要慌,你不要忙,飞了上去,要提防,老鹰老鸦很可怕,坏心肠,还有那猫大娘,还有那蛇大王,甲叽甲叽 甲叽甲叽甲~”。妈妈边讲老喜鹊教小喜鹊的故事,边教我们唱这个歌,边给我们讲学习做事的方法,也告诉我们要怎样注意安全,保护好自己。

还是在大姐上小学、二姐和我上幼儿园的时候,妈妈就开始教我们做家务劳动。记得有一次妈妈把米、水放好,教了我们熬粥的方法就去上班了。下午大姐把锅放在火炉上,在大院里小伙伴的召唤下,我们高高兴兴去捉迷藏,完全把熬粥的事忘在脑后。游戏散了回到家里,粥已经糊了,我们都吓得不敢吱声。妈妈下班回来,一句都没有批评,和我们一起喝糊粥。吃完晚饭,妈妈笑着问我们,“粥好喝吗”?她告诉我们,做什么事都要有责任心,做事就一定要做好,又说“你们可以轮流,有的人在家看着粥锅,有的人出去玩儿”。

再长大一些,妈妈就教我们拆洗被褥,星期天的早晨,她会叫我说“被子我拆好了,被里被面都泡上了,你洗的最干净,赶快去洗”;下午妈妈又会叫二姐“你的针线活儿做的最好,快去把被子缝好,晚上还得盖呢”,得到妈妈的鼓励,我们都会高高兴兴去干活儿。

小时候特别喜欢过六一儿童节,每次妈妈都会利用放假的一点儿时间带我们去公园玩儿,或者是看一场电影,也会送给我们节日的小礼物,我们觉得妈妈特别重视我们的节日。

妈妈也有脸色很难看的时候,比如我们说了谎话,或者做了有损别人的事情,她是一定要掰开揉碎把道理讲清楚,让我们认识并且承认了错误才肯罢休。

在这样宽松的环境里,我们无忧无虑享受快乐的童年,养成了良好的品德,学会了劳动技能,逐渐长大成人。

妈妈在汇文小学教书,我们在那里上幼儿园、小学,她要求我们跟同学们一样,从不让我们到办公室去找她,我们低年级比妈妈教的高年级课少,只有那时才可以透过教室的窗子看到妈妈站在讲台上儒雅的风度和挺拔的身姿,是的,她每天上班前都会对着镜子整理好自己的装束,朴素而庄重。她全身心投入到教育事业中,对自己的学生倾注了全部的爱。她曾多次被评为优秀教师、三八红旗手,她所教过的学生几乎都能考上理想的中学,工作之后也都成为单位的骨干。今年75岁的55届毕业生郑大姐说:“郭老师是最好的老师,我们一生得益于她的教育,我们太爱郭老师了”。

还记的我上幼儿园的时候,校园外的西南角有一个卖冰淇淋的小推车,差不多每到星期六放学以后,妈妈都会给钱让我们去买,她还会动员其他老师也去。后来我知道卖冰淇淋的伯伯是妈妈的一个学生家长,靠这个职业艰难维持家庭生活,妈妈这么做是为了帮助他。而妈妈自己从来不去买,她怕人家不收钱,可能到最后那位家长都不知道是妈妈帮助了他很多,这个学生也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中学,初中毕业后就参加了工作,挑起家庭的重担,并且很快成为一名出色的工人、革新能手,他经常来家里看望妈妈,包括在工人阶级领导一切、知识分子靠边站那段特殊的日子里。

我们工作以后,妈妈给我们讲了一件事。三年自然灾害期间,一次家长会后,一位在北京有名菜市场做经理的家长对妈妈说,“您需要买什么副食尽管跟我说”,妈妈婉言谢绝说“我要是找您买了东西,我还能管好您的孩子吗”。通过这件事,妈妈告诫我们,做任何工作都不能为自己谋取便利。我还知道,困难时期那几年,粮食、副食都是按人头计划供应,我家孩子较多,妈妈常常给已经调到广播电台工作的恩师孙敬修老师送一点油票,用细粮票给他换回粗粮票,也常常给学校传达室的工友侯大爷一些粮票接济他生活较困难的家庭。

在五十年代,妈妈带的学生多数是寄宿生,有些家长工作性质特殊,周末不能接孩子回家,那时我家就住在学校旁边,几乎每个星期天,妈妈都会把回不去家的学生带到家里,给他们改善生活,和我们一起听故事、做游戏,很多学生也因此和我们成为好朋友,直到今天。

母亲节,写给天堂里的妈妈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妈妈退休以后,每年都会有学生给她过生日,向她汇报工作的成绩,家庭的幸福,也会倾诉心中的苦闷,像童年时那样渴望老师的帮助。学生们无论是做了高官,还是教师、医生、工人,都是平等的,他们在妈妈面前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学生,而妈妈在学生面前,永远是那位穿着整洁、为人师表的老师。妈妈还是一如既往地关心她的学生,2006年印尼发生海啸,那时妈妈已经患病走路不方便,她记挂着曾教过的印尼华侨学生后来又去了印尼,坚持让大姐用轮椅推着她去捐款;她听说有的学生生病住院,让我们买了营养品代她前去探望。59届学生惠萍姐说:“令人感动的汇文小学郭琦老师把衷爱的教育事业溶化到了血液中。”

差不多二十多年前有一次我开完会,朋友找了一部顺车送我回家。路上那位“师傅”跟我聊着聊着,忽然问我以前家住在哪儿,又问我“汇文小学的郭琦老师你认识吗”?

我说那是我妈妈,他说:“我就看着你有点儿眼熟,我是郭老师的学生。”其实妈妈这位学生也常去我家的,只是因为我插队、在外地工作多年,所以不认识。我回家后把这段奇遇讲了,过了几天,上初中的儿子忽然对我说:“妈妈,我觉的姥姥挺伟大的。您想想,在茫茫人海中,忽然有素不相识的人说你妈妈是他的老师,这不就是桃李满天下吗。”

母亲节,写给天堂里的妈妈

在与妈妈共同生活的六十多年中,我记得妈妈经历了两段最艰难的时期。大姐9岁那年,一次在学校操场从高台跳沙坑时,被一个小孩无意中碰下去,头磕在沙坑边的砖头上,非常危险,到医院止血包扎后送到天津的医院,由一位脑外科专家给做了手术,当时爸爸也生病住院。妈妈一直坚持上班,平常晚上下班后去照顾爸爸,星期六下班坐火车赶到天津去看望大姐,星期天晚上又赶回北京,那时候我还小不懂事,有时亲戚来照顾我们,只见妈妈一天天日渐消瘦。事后那家的孩子和家长都吓坏了,而妈妈却没有去追究别人的责任。

在六十年代那一段特殊的日子里,爸爸被关进“牛棚”,妈妈尽力保护着我们的心灵不受伤害。她的学校在北京火车站旁边,当时成了大串连的接待站,妈妈当时已年近五十,每天要去给做饭,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还乐观的跟我们说,“我现在特别会和面,一天能和8袋面。”在当时一袋面是50斤,妈妈一天就要和400斤面啊!妈妈先后送二姐到外地工作,送弟弟和我去农村插队,又接回因所谓出身不好从部队转回地方的大姐。妈妈没有眼泪,没有埋怨,她用瘦弱的肩膀扛过了一个个冬夏春秋,也让我们从她身上学会了忍耐和承受。

母亲节,写给天堂里的妈妈

母亲节,写给天堂里的妈妈

母亲节,写给天堂里的妈妈

母亲节,写给天堂里的妈妈

我们一天天长大,妈妈一天天变老,她没有停下脚步,又帮我们关心下一代的成长,她告诉我们要注重培养孩子诚实、勤奋、勇敢,教给我们很多教育方法,她反复强调的一点是对孩子不要打骂,最成功的教育是让孩子说实话。每当我们跟孩子的沟通上出了问题,只要妈妈一出马,肯定会迎刃而解。

母亲节,写给天堂里的妈妈

2015年,妈妈97岁了,她好几次跟我们说:“我就一个要求,带我到学校去看一看。”我们看着她越来越弱的身体,真不敢让她受折腾。在妈妈的再三坚持下,我们决定帮妈妈完成这个心愿。有的学生知道后埋怨我们甚至来劝妈妈,当他们看到妈妈的决心,也和我们一起陪妈妈来到学校,为此,妈妈兴奋了很长一段时间。59届的毕业生宏华大哥追忆起那次母校之行说:“郭老师是我最敬重的人,也是我最亲的人。那次在汇文小学看见郭老师,她对很多人和事都记不起来了,可是一见到我,马上喊出我的名字,当时我就哭了,我后来给学生上课时讲到这个细节,还是忍不住流泪。现在郭老师离开我们了,但是,她的形象和声音却永远留在我的心里。”

2017年4月20日上午,妹妹告诉我们说妈妈发烧了,吃过药烧退了,就是痰盛,之前像这样的情况也发生过几次,妈妈都缓过来了。我晚上去参加一个会议十点结束,我带了妈妈爱吃的水果,十一点赶到家里。妹妹和小阿姨说妈妈刚睡下,这时我听到妈妈的呻吟,赶快到她房间,看见妈妈斜着靠在床头,不发烧了,有些喘,这时我才知道妈妈并没有睡着,她是为了让妹妹和小阿姨休息。我因为第二天上午有事,陪了一会儿,告诉她第二天完事就来看她。

4月21日上午九点半,我接到弟弟的电话,妈妈走了。想不到昨晚的相见竟成了永别。

我真恨自己,昨天夜里我要是不走,我多想抱着妈妈,像我们儿时依偎在母亲的怀抱里,让妈妈靠在女儿胸前,度过她在人间的最后一个夜晚,那妈妈该是多么欣慰啊。这时候,我才真正感受到“痛彻心扉”的滋味,那是从前心穿到后背,然后渗进骨缝里的摧心剖肝的痛。

所以我特别想告诉身边所有的人,当你想为父母或亲友做事的时候,千万不要因为任何事情拖延,一旦失去,无情的时间可能不给你任何机会,残忍的留给你永远无法挽回的遗憾。

妈妈这两年跟我们说的最多的,是有一天她离我们而去,“我就希望你们还那么团结,谁有困难都要互相帮助”;爸爸也老是说“家和万事兴”。妈妈爸爸放心,兄弟姐妹们就像天上飘落的雪花,到了地上结成冰化成水,再也分不开。

我为妈妈学唱了一首歌“手心手背”,我唱给妈妈听:“手心手背,天亮天黑,风吹着日子,吹不弯嵴背,白发的娘,你累不累?手心手背,也笑也悲,雨打着屋檐,打不去滋味,操心的娘,你睡没睡。风筝在云里飘飞,燕子在窗前来回,炊烟如梦,牵山绕水,饭好了,盼儿归”。妈妈,您听见了吗?您累不累?您睡没睡?我的耳边仿佛又听见曾经您叫我们回家吃饭那熟悉的声音。

妈妈逝去九天后,我怀揣着父母的照片,继续父亲一生钟爱的环保事业,踏上去可可西里做环保志愿者的征程。(孙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