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媒体导航 > 许亿文章 > 许亿视频

他在小岛暂居,心怀沧海一笑,说黄色笑话更是人间一流

2017-05-14 12:10:02 来源&编辑:许亿

他在小岛暂居,心怀沧海一笑,说黄色笑话更是人间一流

黄霑为徐克《笑傲江湖》写主题歌,写几回不成。心想三高手两老头在一起弹琴唱歌,唱到手舞足蹈,必然是最简单,最大气的歌曲。忽然想到大乐希声四个字出来,便以最简单的调子写了三句出来,钢琴一弹,不错,立即写词。写好之后,已经是第七稿,画一个大阳具在稿子上,传真给徐克。写到:要便要,(接着脏话一堆),不要另请高明。结果徐克回道,要了。这歌,便是《沧海一声笑》。

后来黄霑改《将军令》也是一样处理,请台湾的朋友找新编的《将军令》全曲,要做的就是删减,删繁就简,当然这是最见功力的,将其中一些现代人听来繁复的音节与旋律去掉。剪出符合流行音乐的曲子。音乐人雷颂德那会还没跟着黄霑合作,最烦的就是中乐,结果买林子祥的专辑,听的就是其中的《男儿当自强》,仔细听来却是《将军令》,畅快淋漓。

后来雷颂德讲,他的中乐全部是跟霑叔学的。他们合作的一张专辑,便是徐克《青蛇》的配乐,我朋友看完电影以后,大呼音乐太牛逼了。当然好多年后,我们觉得,电影也是太牛逼了。

黄霑从小爱听粤曲,所以希望能和粤曲名家红线女合作,后来如愿,真是花尽功夫,号称用尽功夫。又请常合作的搞西洋乐朋友帮助编曲,朋友比较洋派,听不懂红线女唱些什么。黄霑道,就如你逛街一样,看着车子啊,狗啊。就是漫无目的,但是步子放缓下来,忽然迎面一阵清风吹过来了。朋友领会了意思。

红线女的唱腔,真是悱恻哀怨,又透着清亮,我早年出差广州,住在三元里的城中村里,空气里全是粤曲的调调。今天回忆起来,全是一代名伶的气息。

黄霑打小和父亲来到香港,早年间觉得这个小岛也只能暂居而已,那会的香港,左右思潮都有,十月一日的时候街上有人挂五星红旗,十月十日的时候,有人挂青天白日旗。无论如何,大家都思念故国。那时候黄霑写了很多中国心的歌曲。其中有张明敏唱的《我的中国心》。

早年香港人也穷,但很奋进,有人回忆,说当时的歌曲,全是昂扬向上,除了少少点失恋的歌曲。大部分是励志歌曲。比如《狮子山下》。乃至比如许冠杰的《鬼马双星》,唱的是捞偏门,也透着俏皮和洒脱。

黄霑写的《上海滩》的主题曲非常出名,电视台播出的时候,电视剧台词都是普通话,但歌曲是广东话不变,于是大江南北都耳闻能详。首唱叶丽仪第一次去上海演出,当然要唱这首歌,结果发现坐在第一排的有个观众笑不可支。后来一问,才知道,黄浦江没有浪。

他在小岛暂居,心怀沧海一笑,说黄色笑话更是人间一流

某年后,黄霑悲愤,恰好给徐克的《倩女幽魂》写歌,便将这份悲愤写到歌里去了。结果,他自道,估计谁也没有听出来过。那歌里便是《人间道》,唱道,故圆路,怎么竟是不归路……好吧,对于他人不识自己心中悲愤,黄霑也是释然。爽然一笑,又如何。有能发泄即好。

黄霑讲黄色笑话一流,写几本黄色笑话集畅销不衰。黄霑讲笑话,声如洪钟,底气十足,真真切切的色而不是一般淫。忘了谁讲,看文学家功力如何,就看他黄色笑话讲的如何。黄霑无疑是其中大家。我知道的,鲁迅也是其中翘楚。

我也写作,但黄色笑话还是讲不出来,并非胖子缺才情,真真是实在拿不出。为什么拿不出,可能还是内心的猥琐过于强大了。

黄霑年纪大了,还去学博士。论文叫做《香港流行曲的发展和兴衰》,他是香港流行乐一代宗师,这篇论文,也算可以给香港的流行乐盖棺定论。——何以说的这么不好听,试问今日之香港还有流行音乐吗?

某乐师用毛竹制长箫。头部多余一节,做了一个笔筒送于黄霑,好多天后,黄霑问,笔筒裂开。乐师道,这是取人家做丧事搭棚用的毛竹做的,事先没有处理,当然容易裂。不过可以修理。要帮黄霑修。黄霑迟疑,道还是不修了,有裂痕方显古朴。

世上事哪里有十足圆满的,留一缺确实能让内心定当。

黄霑与顾嘉辉多年好友,合作无间。某年送顾嘉辉离港,大开盛宴。席间赋诗,又约许冠杰上来,三人当即谱曲。此歌曰:

为你我献上心韵,似清风吹遍,

令世界再现优美,像春到大自然,

为你我创作佳韵,好歌家家响遍,

旋律细诉百样情怀,诚意始终不变,

写出那绵绵意,动人肺腑,胸襟中倾出光芒万千,

谱出那人情暖,在人世间,嘉辉名传万世将心声献。

有人说黄霑顾嘉辉就是金庸笔下的曲洋刘正风。说起来,满满全是传奇。

那个时代,也需要传奇,也有传奇。虽然他们勤奋,但不见得透支。

今天当然也需要,但表达太多,态度太杂,表现容易,套现容易。过去三年做一季的酱油。现在一季做酱油能有三年产量。

所以想传奇也传奇不出来了。